当前位置:企优通—企业优秀信息平台教育“模范男孩”为何钟情于《死亡笔记》
“模范男孩”为何钟情于《死亡笔记》
2022-07-16

文豪13岁,是重点中学初一的学生,从小到大他的学习成绩没出过前三名,获得的奖证、奖状有20多张,小学六年级时,获得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二等奖。

文豪爸爸的讲述:一向优秀的孩子变得内心扭曲

01

文豪13岁,是重点中学初一的学生,从小到大他的学习成绩没出过前三名,获得的奖证、奖状有20多张,小学六年级时,获得全国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二等奖。

文豪不仅成绩优异,而且性格文静、脾气温和,待人处事彬彬有礼,几乎所有认识他的大人都对他赞不绝口,并称赞我们家长“教子有方”。我嘴上虽然谦虚,心里却很自豪。

实话说,我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的确倾注了很多心血,费了一些心思。比如,我给他取名“文豪”,希望他努力读书,多学知识,靠学识立足,成为人中豪杰。

小时候,我家里非常穷,在学校遭了不少白眼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学习,用优异的成绩来为自己赢得一些掌声,来满足自己卑微的自尊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跳出农门,考上了大学,成为一名机关公务员,比当年那些嘲笑我、捉弄我的富裕人家的同学强多了。对此我感到很自豪,希望文豪也能将我的拼搏精神发扬光大。

因此,我对他从小要求非常严格:3岁时,要求他每天认10个字;4岁时,规定他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背《三字经》;5岁时,要求他用简单的英语和对我话;上小学后,我每天给他额外布置两个小时的家庭作业;

星期六、星期天,指导他预习下星期的功课;寒暑假,我给他报了速读、速记、珠心算等培训班,以提高学习效率。文豪也很争气,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各科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

除了在学习上对文豪严格要求外,我还从小培养他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。受个人成长经历的影响,我本人对美与丑、善与恶、真与假有强烈的爱憎观。

我认为,正是因为这些鲜明的爱憎观成就了我比较完美的人生,因此我从小就对文豪灌输这些观念,明确告诉他什么样的行为是对的,什么样的行为是错的,什么样的事情是好的,什么样的事情是坏的;

对于对的、好的行为和事,要积极学习和拥护;对于错的、坏的行为和事,要坚决拒绝、抵制和抨击。在这些观念的影响下,文豪小小年纪就有了很强的自律性,成为一个守纪律、有礼貌、有教养、受人称道的优秀男孩。

在交友方面,我也多次告诫文豪:良友相伴,如沐春风;遇人不淑,如陷泥潭。因此,他平时只和志趣相投的人来往,对于那些狂妄自大、攻击性强的同学,他主动避而远之。

总的来说,我对文豪各方面的表现是比较满意的,对自己的教育成果是比较欣慰的。但是,今年春节过后,我发现文豪并不如我想象中那样完美和优秀,他反常的行为让我惴惴不安。

02

3月,文豪发现自己钟爱的一件毛衣被老鼠咬了一个洞,他恨得咬牙切齿。不久,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只老鼠,将它关进小铁笼,并用打火机点燃老鼠的尾巴。老鼠痛得上蹿下跳,文豪却在一旁哈哈大笑。我上前制止,他却振振有词:“对于祸害,就应该狠一点儿!”

不久,我在给文豪收拾房间时,发现一本黑乎乎的笔记本,封面上写着“DEATH NOTE”,打开一看,我不禁头皮发麻:“某年某月某日下午5点,王鹏在回家的路上横穿马路,一辆大卡车飞奔而来,王鹏脑浆涂地,当场毙命。”

“某月某日晚上10点,刘大牛喝醉酒,栽进一个启了盖的下水道中,不省人事,送到医院后,因抢救无效,于次日凌晨4点死亡,享年33岁。”……

王鹏是学校有名的“调皮大王”,刘大牛是我们邻居,酗酒成瘾,文豪曾多次在我面前说过,不喜欢和他们交往。可不喜欢归不喜欢,何至于诅咒人家?我真不敢相信那些残忍的情景是我那个文质彬彬、温文尔雅的儿子描绘出来的!

晚上,文豪回到家,我将那个黑色笔记本掷到他面前。文豪显得不屑一顾,说:“这有什么?写着好玩呗。学校里流行这个,对谁不满,就将他的名字写在《死亡笔记》上,权当发泄一下吧。”文豪无所谓的态度让我更加生气,我当场将笔记本撕得粉碎。

一个星期之后,我又在文豪的枕头底下发现了同样的笔记本。更令我震惊的是,笔记本上竟然有他舅舅的名字!原来,他舅舅曾取笑他个子矮,就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,文豪竟然诅咒他开车撞到栏杆上!

我真搞不懂,文豪怎么变得如此心胸狭窄、心狠手辣?他到底是怎么了?

注意孩子成长中的“黑洞”

中小学生对《死亡笔记》的热衷固然与他们这个年龄段特有的好奇心、猎奇心有关,但同样也折射出在孩子思想引导和教育中的缺失。

文豪的父亲对儿子的培养可谓用心良苦,如果不是因为《死亡笔记》事件,他对自己的教育成果是比较满意的。

但事实上,《死亡笔记》仅仅只是一个载体,它反映的是文豪成长中的“黑洞”,文豪思想上的黑色感情、恐怖心态、狭隘心理、诅咒意识只是被《死亡笔记》唤醒而已。

父亲从自身的经历中总结出“要想成为人中豪杰,只有努力学习”的经验,并将此灌输给年幼的文豪,对文豪从小严格要求。严格要求的行为本身无可厚非,但教育思想却有失偏颇。

学习的真实意义在于它能使人获得知识,开阔眼界,明白事理,掌握生活的主动性。但文豪的爸爸却偏执地将学习的目的设定为“成为人中豪杰”,这使得文豪的头脑中时刻绷着一根弦:人中豪杰是我唯一的人生目标,实现这个目标唯一的途径是学习。

当然,文豪是被动绷着这根弦的,年幼的他并不知晓这些。父亲不断强化他的教育理念,不断地给文豪“上发条”。文豪的“弦”因此绷得越来越紧,他必须找机会放松一下。

《死亡笔记》正好给了他这个机会。文豪不屑一顾的态度以及“写着好玩”的心态表明他只是将此当作一种舒缓情绪、放松心情的方式,并不认为这种方式有什么不妥之处。

放松身心的方式有很多种,比如音乐、体育、交友、旅游等,文豪却钟情于写《死亡笔记》,这其实并非偶然,而是有其特殊的心理原因。

在父亲的教育和引导下,文豪从小形成了鲜明的是非观:非对即错,非白即黑,这使得他对人对事的评价过于简单,缺乏灵活性。这就好比我们小时候看电影,总要明确地分出谁是好人、谁是坏人。

对于好人,我们对他充满了敬重和同情;对于坏人,我们狠毒地诅咒他,并对他的不幸际遇幸灾乐祸,觉得那是罪有应得、咎由自取。

在强烈爱憎观的影响下,文豪一方面严格自律,努力做社会公认的对的、好的、正确的事;另一方面,他对那些和自己行为相反的人充满了憎恶,诅咒他们“恶有恶报”。

所以,文豪轻而易举设置了“调皮大王”惨死车轮下、酒鬼栽入下水道的残酷情景,父亲看得心惊肉跳,文豪却觉得无所谓。

文豪随心所欲地为“坏人”设置死亡情景,这也折射出他在成长中缺乏生命教育和爱的教育。父亲对他的教育主要集中在行为习惯方面,而缺乏关于思想、道德、情感、情操等方面的引导。

此外,父亲的教育也比较功利化,使得文豪形成了明哲保身、唯我独尊、封闭、狭隘的自我观念,对生命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比较冷漠。

帮助孩子应对挫折

《死亡笔记》已被列入非法出版物,国家对制造、销售此类出版物的商家进行严惩,这有效净化了青少年的成长环境。同时,社会、学校、家庭对青少年的教育问题和心理健康应引起足够的关注。

老师和家长应多和孩子沟通,及时了解孩子的心理动态,并适时进行引导。学习上的压力、人际交往上的困惑、青春期生理变化等,都会让孩子心理失衡。

如果找不到一个正确的方向,孩子极易陷入误区。家长和老师要帮助他们正确理解并应对生活中的挫折事件,帮助他们及时疏通障碍,以提高应对挫折的能力。

在以应试教育为主流的教育体系下,家长和老师不能忽视对孩子的生命教育和爱的教育。要通过生命教育引导青少年认识生命规律、敬畏生命、尊重生命,正确处理人与人、人与其他生命的关系,学会尊重、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。

爱的教育是教育的核心,爱的教育能够培养孩子良好的道德情操,倡导团结、关怀、宽容、尊重、互助、友爱的社会风尚。

此外,还要丰富孩子的业余生活,引导他们参加健康向上的文娱活动,远离暴力、黑色、恐怖、残忍的游戏,以积极的方式来舒缓学习中的紧张情绪,而不是以消极的方式去发泄压力。

具体到本文的案例,父亲在文豪的教育中起着“系铃人”的作用,因此他首先应审视自己的教育思想和教育方法,剔除糟粕,如学习目的功利化、学习压力过重、评判事物简单化等。

此外,父亲不应独揽教育大权,而应该充分发挥周围人的教育功效,让文豪吸收各方面的“营养”,帮助他健康、全面地成长。

比如,母亲会更多地引导文豪关注生活中的真、善、美,以实际行动向他传输“仁者爱人”的观念;同学或朋友之间的交往会让文豪感受到友情的珍贵,并学会真诚、宽容待人;学业有成的邻居大哥哥、大姐姐会向文豪传授正确有效的学习方法和学习心态。

当然,对于13岁的青少年来说,自我成长也非常重要,父亲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搞“填鸭式”“灌汤式”教育,要更多地引导文豪进行自我认识和自我思考,从而促进他的自我成长。

比如,送他一本有关爱的教育的书,或带他看一部反映亲情、友情的温暖感人的电影,文豪一定会获得很多人生感悟。

【文豪父母的家庭作业】:

●多和孩子沟通,了解他的真实想法,帮助他正确处理并应对生活中的挫折;

●引导孩子正确认识事物,学会用辩证的眼光来评判人和事;

●加强对孩子的生命教育和爱的教育,培养他良好的道德情操;

●引导孩子参加健康有益的文娱活动。